青岛孤儿成功任命亲属

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差点把他的弟弟刘春芳赶走,他做梦也没想到能如此顺利地找到自己的家庭。

回忆起9月25日早上的情景,她仍然觉得那是“亲情和命运的魔力”。

“他们是那天相亲会上第一个来和我说话的人。我一看到我长什么样,就对他们说,‘你是大眼睛,我是小眼睛,难道你们长得不一样吗?’。

”刘春芳很幸运,当时他仓促的“不像”没有在会上“吓跑”弟弟。

另一方不停地和她聊天,聊着天,双方都“巧合地”在右边发现了很多信息。

最后,当对方在手机上闪现他侄女的照片时,刘春芳震惊地发现,他一直怀疑的外表已经成为最大的证据。

照片中的年轻女孩和她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

有个家真的很好。晚上,刘春芳跟着哥哥回到了他的家乡武威。

“一进门,就觉得亲切。

”刘春芳说道。

那天下午,刘春芳的姐姐摸了摸她的耳朵,流下了眼泪。

这位87岁的母亲也紧握着刘春芳的手,不停地抚摸她的脸。

“老人耳朵有点背,身体很好。尽管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她还是捏了捏我的手,摸了摸我的鼻子。

当他离开时,老人哭了。

“那天,刘春芳和武威的家人在酒店吃了一顿团圆饭。

9月26日下午,刘春芳拿了一本精致的相册,匆匆赶到酒店门口。

“我要回家了!”她微笑着对同伴们说,她想去一个不活跃的家。

打开相册,她指着照片中的儿子说,“看,这是我长胡子的儿子。

我丈夫也没有。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了。我侄子看起来像我叔叔。

“她说她把照片带给家人,让他们知道她在青岛生活得很好。

想到中秋节快到了,刘春芳去超市买了几盒月饼,一路送到她妈妈家。

那天晚上,当我听说我姐姐找到了它,刘春芳的二哥也乘火车赶到了常州。

第二天,当我的两个弟弟来给我送行时,他们都哭了。

男人不会轻易流泪。那一刻,我觉得很难和他们分开。

刘春芳说,自从回到青岛后,他一直非常关心他的家人。

尽管亲子鉴定的结果还没有公布,刘春芳说,“他们都叫我姐姐,我们都认为对方是他们自己的家庭成员。”

多年的愿望实现后,刘春芳经常失眠,回到青岛。她对亲子鉴定的结果非常不安。

“我在想,万一结果不是怎么办。

”经过思考,刘春芳决定不管亲子鉴定的结果如何,她都要认父母,这对老人来说是一种安慰。

然而,亲子鉴定的结果给了刘春芳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种喜悦来得突然而出乎意料。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悄悄地寻找亲人,从来没有告诉我周围的人,所有的压力都埋在我心里。

刘春芳在谈到寻找爱人的成功时哽咽着说:“好吧,我可以完全放手了。”。

我有根和家庭。我一直钦佩别人有兄弟姐妹。现在我都有了。

刘春芳说,她计划在重阳节前后尽快与丈夫分享结果,并与丈夫回家探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