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免费教育让宁山县“忧心忡忡”

陕西省贫困县宁山实行了15年免费教育。也就是说,从今年秋天开始,所有当地学龄前儿童都可以免费上幼儿园。

宁山将投入近40%的财政收入实施免费教育,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2.5%。

贫困县提供丰富的教育。人均纯收入低于3800元的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率先在贫困地区实施了15年免费教育。一旦这一举动传播开来,网民们高度赞扬了它。

宁山做了一件好事,但当地官员有些担心。他们担心媒体会报道这件事。其他人会说他们的免费教育是一场政治秀吗?它会像神木的免费医疗一样引起很多质疑吗?他们担心来自世界各地的网民会免费使用宁山来质疑当地教育的高额费用。如果这些信息反馈给当地政府官员,会不会让他们尴尬,然后产生对宁山的看法?他们中的一些人不仅担心,还担心这样一个事实:一些外国教育管理者嘲讽地说,宁山用国家转移支付为自己赚钱,因为免除学费对学生来说没什么意义。

虽然宁山教育受到了许多网民的赞扬,但当地官员,如做错事的小媳妇,不好意思地竖起了尾巴:在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中,宁山党政最高领导人没有出席采访;当地官员一再强调,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学校学生人数少,宁山模式在其他地区无法复制。他们一再提醒记者,绝不能让宁山的免费教育对其他领域施加压力,这生动地反映了当前社会变革的困境:有些事情人们有诉求和意见,但只要你跟得上每个人,就会平静而平静。即使你们一起被责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一旦任何人跨过前一步,它可能会成为公众批评的目标,甚至会导致寒蝉效应。

宁山的确有其特殊性,但它可以将其财政收入的近40%投资于教育。两年前,它开始努力实施12年免费教育。20世纪90年代,为了筹集资金和出台一系列减少行政办公费用的法规,县委县政府办公楼从单间宿舍改建而成。它已经十年没有翻修了。宁山最漂亮的房子是学校。即使为了政治成就,这种表演也满足了人民的心。为什么我们不能昂首挺胸,为所有地方认真做教育树立榜样呢?另一方面,我完全理解宁山官员的低调。

他说,在陕西神木大力推进免费医疗改革的前市委书记郭宝成声称,他被免职后被降职,这与免费医疗的推广有关。有关方面认为,这一措施造成了问题,并使当地名誉扫地。

恐怕这真的不是有关各方可以忽视的事情。毕竟,你的官方帽子在别人手里。如果你失去了所有的官方上限,你还能采取什么措施来继续改革?宁山县的免费教育可能是一个特例,但如果寒蝉效应普遍存在,甚至迫使官员们强调同样的步伐,不脱颖而出,不领导其他部门,那肯定会产生一群保持理智的平庸官员。

即使一些地方官员心里有1000个野心,他们也只会假装愚蠢。即使免费教育不缺钱,他们也会假装像其他人一样拍拍口袋,耸耸肩。

无论如何,宁山的官员确实为人民做了一件实事。如果那些做事的人不得不提心吊胆,那么原告是有道理的。这有点令人担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