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易:点亮孩子们的心

近2000个公共班级已经开课,三代特级教师已经接受了培训,已经写了数百万字...现年90岁的上海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兼“人民教育家”余一,依然以奋斗的姿态站在教育改革和教师培训的前沿,履行着“让生命与使命齐头并进”的庄严承诺。

在她教过的学生中,有些人可以背诵她在课堂上说的整段话,以及毕业后十几年或几十年的板书。在她教过的老师中,有些人为了“抢”前排座位听她的课,毫不犹豫地特意配了一副眼镜,假装近视...余一的中文课有如此神奇的力量。

“流利,像诗一样,没有废话,融入内心。

”余一学生、上海闸北区第二中心小学前校长葛启宇说。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语文教师,余一一直以人民教师的初始心态和改革创新精神探索语文教育的“秘密”。

1978年初,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出版了。激动的宇易在学校找到了一名数学老师,并告诉对方:“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我们唱一首“双簧”。你告诉学生陈景润的科学贡献,我告诉他们陈景润对科学的奉献”。

这正是余一“教与写育人”思想的体现。

在她看来,汉语不仅仅是教孩子们理解和使用语言,也是建立他们的精神家园和塑造他们的灵魂。

20世纪90年代初,余一写了一篇题为《改革弊端,弘扬人性》的文章,提出“工具性与人性的统一是中国主体的基本特征”。这一观点被写进了后来的国家语文课程标准,深刻地改变了语文教学模式。

“我早上走15分钟,脑子里想着一部电影。我如何分辨,我如何开始,我如何分散,我如何形成高潮,我如何结束这门课?”这是宇易对课堂教学的艺术追求。“如何与学生共建崇高的精神建筑,启发学生独立思考,恰当表达,成长为富有智慧的人”——这是宇易对语文教育的精神追求。

进入新世纪,余一提出中国学科应“德智合一”,即充分挖掘学科内在的教育价值,将其与知识传授能力的培养相结合,真正将道德修养落实到学科的主渠道和课堂的主阵地,增强教师的道德修养能力,获得全国教育界的高度认可。

她认为一个好老师必须有能力进入学生的生活世界和思想世界。

“教育不能凌驾于他人之上。一定是“某人的眼睛”。

“走进学生的内心,就是点燃一盏灯。

她认为,“教师的工作应该是‘双重性’,不仅要在自己的生活中演奏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交响曲,还要引导学生走上正确健康的生活道路。

进入学生的内心,一个人必须“终生学习成为一名教师”。

“庸医不用刀杀人。教师在教学中会犯错误。像庸医一样,他们误导孩子。

“宇易告诉年轻教师,最重要的是在实践中不断攀登。这种攀登不仅是教育技能,也是生活态度和情感世界。

当教育中的功利主义现象越来越强烈时,家长们正忙着带孩子去各种课外补习班,而学校只关注升学率,她呼吁:“教育不仅要‘培养’学生,还要教会他们如何做人。

今天要教书,明天就要。

“经过68年的教学,宇易从未离开过讲台。

她的胳膊又细又直,她一直是语文老师的骨干。

“当我把生活与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幸福联系在一起时,我觉得我会永远坚强。我仍然有和年轻人一样的抱负!”余一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