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歌:外部需求不是“常规方式”

资料来源:吴歌经济笔记本核心观点:1。外部需求是中国开放经济的重要动能,其强度将显著影响国内反周期调整政策的强度。

尽管全球经济同步下行趋势已成为当前的共识预期,但人民币汇率走势和中美贸易摩擦前景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对于判断国外需求有重要影响,并直接关系到2019年中国经济势头的减弱。

2.在当前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汇率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元走势的影响。

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将在未来放缓,但这不一定是美元走弱的充分条件。

历史表明,美国和欧洲经济繁荣的差异可以更好地前瞻性预测美元走势。

据此,未来6个月,美元可能由强势转为弱势,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可能会减轻。

3.美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目前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特朗普打算推动中美之间达成一项临时贸易协定。

从短期来看,美国维持目前关税状况并在未来逐步增加征税的可能性正在增加,但完全取消征税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中美之间在许多领域进行游戏是不可避免的。贸易摩擦下的产业转移对中国的影响值得持续关注。

4.展望2019年,随着全球增长放缓、人民币贬值压力释放以及贸易摩擦的影响,预计中国出口增速将从18年的10.9%降至4%左右。

在进口方面,随着国内需求的减弱,尤其是油价的徘徊和稳定,进口可能会从18年内的17%下降到4.5%左右。

在进出口疲软的情况下,国内反周期套期保值政策正在增强其实力。

一、引进国外需求是中国开放经济的重要动力,其强度也极大地影响着国内反周期调整政策的强度。

尽管全球经济同步下行趋势已成为共识预期,但人民币汇率走势和中美贸易摩擦前景仍不明朗,这对判断国外需求有重要影响,并直接关系到2019年中国经济势头的减弱。

汇率如何影响出口?除全球经济增长因素外,汇率往往是影响出口贸易的一个重要变量。

在当前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汇率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元走势的影响。显然,美元的走势对中国的出口非常重要。

从最近(12月18日)FOMC温和的前景判断,目前的加息周期似乎已经逐渐结束,19年内加息的次数可能会减少到1-2次。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在过去几轮加息中,美联储加息步伐的放缓甚至结束,并不一定意味着美元已经从强势变为弱势。

历史表明,美国和欧元区之间经济繁荣的差异可以更好地前瞻性预测美元的走势。

例如,ZEW繁荣指数(美国-欧元区)可以很有可能预测美元的强势和弱势,并有6个月的领先优势。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和欧洲之间的经济发展差距将在未来六个月缩小。

因此,今年上半年美元不太可能进一步走强。

应该指出的是,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和意大利的金融危机等风险事件可能引发美国和欧洲经济的转型,值得大力关注。

在美元贬值的预期下,未来人民币汇率可能无法继续贬值,甚至今年上半年稳定甚至升值的可能性也不排除。

尽管弱势美元为中国国内货币政策的反周期调整提供了一定的空区间,但对出口行业而言,人民币升值对出口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在今年第二季度之后显现。

中美摩擦将如何影响出口?短期内,中国和美国可能达成临时贸易协定,但完全取消征税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目前,美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特朗普政府打算推进《中美临时贸易协定》。

短期内,美方将维持目前的关税状况,进一步逐步提高关税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如果中国和美国不再提高关税,关税冲击对中国年度出口的拖累仍将是可控的。

在中性假设下(关税保持不变:500亿美元商品为25%,2000亿美元为10%),2019年关税冲击导致的出口贸易下降预计约为250亿美元,将出口增长拉低一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关税生效之前提前增加出口的“热潮”只会改变贸易速度,不应在有限的范围内夸大其词(例如,去年第三季度具有明显“热潮”效应的16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的清单商品总共吸引了约30亿美元的出口,整体出口仅增长0.5%)。

影响中国出口的因素可分为全球经济增长、人民币汇率、关税影响和冲击效应。

具体来说:一是以中国出口为因变量,以全球经济增长和人民币汇率为自变量进行线性回归(附件1);然后,将全球经济增长率和汇率预测代入模型,可以得到没有贸易战的出口增长率基准情况。然后,美国商务部的进口细目数据被用来计算关税影响和冲击效应(附录2);最后,在中性环境下,中国2019年的出口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10.9%降至约4%(如下图6所示)。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中美贸易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双方在包括贸易在内的许多领域的长期博弈是不可避免的。

缩小贸易赤字绝不是美国的唯一要求。知识产权保护、歧视性许可和外国投资仍将影响中美经贸关系。双方将展开多轮谈判和竞争,不排除美国寻求在其他领域遏制中国的可能性。

贸易摩擦下产业转移对中国的影响值得持续关注。

进口趋势是什么?进口贸易量由进口的数量和价格决定,但历史表明价格因素(原油价格)是影响中国进口贸易量变化的关键因素。

据彭博统计,2019年WTI原油价格将回到63-66美元/桶,高于目前的46美元/桶。

尽管如此,今年大部分时间里,油价的同比增长率仍将保持在较低水平(年末涨幅受基数影响)。

随着国内需求减弱,尤其是油价徘徊和稳定,预计2019年中国进口将回落至较低水平。

进口增长率预计将从18年的17%降至4.5%左右。

综上所述,2019年进出口将呈现双弱格局,但仍将保持一定规模的贸易顺差。

第五,基本结论是,外部需求强度与2019年中国经济的动态解释相关,也显著影响国内反周期调整政策的强度。

尽管全球经济同步下行趋势已成为当前的共识预期,但人民币汇率走势和中美贸易摩擦前景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对判断国外需求有重要影响。

第二,在当前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汇率受美元走势的影响很大。

未来,美联储加息将放缓,但这不一定是美元走弱的充分条件。美国和欧洲之间的繁荣差异可以更好地以前瞻性的方式预测美元的走势。

据此,未来6个月,美元可能由强转弱,人民币贬值压力将会减轻。

第三,美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目前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特朗普打算推动中美之间达成一项临时贸易协定。

在短期内,美方将保持目前的关税状况,进一步逐步提高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中美之间在许多领域进行游戏是不可避免的。贸易摩擦下产业转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值得持续关注。

第四,展望2019年,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人民币贬值压力的释放,以及贸易摩擦的影响,预计中国出口增速将回落至较低水平。

与此同时,国内需求正在减弱,特别是石油价格正在稳定,进口也在低水平徘徊。

在进出口疲软的情况下,国内反周期套期保值政策正在增强其实力。

附录:吴歌:经济学博士,研究员。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

他长期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

中国经济学最高奖项太阳叶放经济科学奖获得者,获得普山政策研究奖、白石经济学奖和中国宏观预测第三名“远景杯”。

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人民大学都是兼职导师和中国金融40论坛的成员。

黄朱军:宏观研究员。

雪梨和王尼采:实习研究员。

发表评论